乔良:“国防金融”概念的理解与定位

首先来看这个概念,我觉得要么应叫“金融国防”,要么叫“国防与金融”。“国防金融”从字面意义上讲,是为国防提供金融支撑,这把我们真正的原意给弄小了。而“金融国防”是从金融的角度谈金融领域里的“国防”,也就是金融安全的意思,更符合我们的初衷。从内涵与外延的角度看,最大的是”国防与金融”,是两大领域的结合;次大的是金融国防,强调的是金融安全;最小的是国防金融,是金融对国防的支撑。这几个概念是不一样的。一开始由于有军队机构的参与,把国防放在了前头,金融成了后缀,中间又没有连接词,就变成了 “国防金融”,就把一个很大概念缩得很小。其实将来就加一个字就行:国防与金融研究。这样的话既可以研究国防,又可以研究金融,还可以研究金融和国防的关系,又可以研究国防和金融的关系,余地就大。所以再加一个字就可以。(初步阶段要形成共识还较困难,所以现阶段可以)就当“国防与金融”来理解。因为有的学者只讲国防问题,有的只讲金融问题,还有的把金融和国防连起来讲,都可以讨论。(专业研究)需要长时间的积累,需要付出心血与时间。尽管目前跨领域研究国防与金融的专家非常少,理论研究存在人才困境,也一定不要把课题或话题缩小到金融如何去支撑国防的范畴,那就变成为战争融资一类的问题了。

战争融资也是一个研究方向,但不应做为一个主要的方向。一战的时候,战争融资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国防金融问题。德国的国债利息非常高,就说明国家的融资能力差,找不着钱,所以利息就高。英法有美国的支持,它的国债利息就相对低,负担的战争成本要少。一战的时候,英国还是老大,英国最后从美国得到的融资大概达到了70多亿美元。那个时候的70多亿和现在的可不一样。法国的融资也大概达到了40多亿。德国的战争融资才8000万马克,差的太多了,所以德国打不赢,这和它的融资能力有很大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战争的融资仍然很重要。但是,国防金融研究的不光是战争融资的问题,因为时代在变。那个时候打仗,某种意义上说,能融到资就能打赢战争。虽然说今天最终打仗也要烧钱,但是美国从1971年8月15号(编者注: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向全世界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让世界发生了变化,美国可以不打仗,就让全世界都成为它的准殖民地,即金融殖民地。这个就比简单的战争融资和金融对国防和战争的支持等级要高的多了。

国防金融研究从何处切入的问题,我认为先预选几个题目去做是一个办法,但是不如跟着形势走。现在正好在打贸易战,金融与国家安全的关系就变得很重要。所以从这个切口进去。打贸易战,虽然涉及顺差、逆差问题,但是还要涉及货币问题。另外,中国搞一带一路,用人民币结算,它也是人民币国际化、中国产品走出去的过程,也和金融有极大的关系。所以说放在当前国际政治斗争的大背景下,这些问题都是可以和我们国防与金融的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如果说要单独做一个特学术的、超越时代的货币问题或对于金融问题的深入思考,现在恐怕没有人有这个能力。有人有此心,但是我认为都没有为此完全做好准备。